普通凡

#禁止转载或二次修改#
☆安定的茂厨☆
☞影山茂夫宇宙第一帅气可爱☜
↑我的白月光↑
★同担拒否★
律茂/酒窝茂
cp洁癖
逆cp天雷,拒绝无差,拒绝拆家

【律茂】关于我不小心答应了哥哥的告白这件事(4.5番外)

年龄操纵,大概是高中时期。

以上没问题的话↓↓↓


“哎?那个是律?”

 

“哇!他居然跑了?”

 

“律怎么会在这?”

 

“这大概得问你了。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律的大哥?”

 

 

 

《关于我弟弟居然答应了我的告白这件事》

 

 

 

“喂喂,茂夫,大半夜去告白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在这个时间去打扰人家,失败率是十之八九的啊!嗯?难道你是要打电话?不行不行,这样太不正式了,会让对方觉得敷衍的。”

 

“小酒窝好吵,我没有想去打电话。而且,被拒绝也无所谓。”

 

茂夫下了楼,确实没有去有电话的客厅,而是拐进了律的房间。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小酒窝目瞪口呆,他看着影山茂夫进了门,戳在门口,因为紧张而面部僵硬,然后突然吐出句一听就知道还没来得及组织好语言的告白。如果能打分,小酒窝一定给茂夫的这个操作打零分,且不说对方是不是亲兄弟,就说这告白,就算是人家真对他有什么好感,也不见得会接受。

 

可谁曾想,对面的小兄弟还真就同意了。

 

之后茂夫头也不回的逃回屋,小酒窝以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律,只见律脸上的笑容逐渐褪去,最后木然的吐了句“刚刚发生了什么?”

 

哦,原来是个不小心。

 

知道原委后酒窝劝律去解释清楚,可律不仅不听,还提出了一些回避主要矛盾的“完美”计划。眼看着怎么都劝不动,酒窝心一横,行吧,随便吧,就飘回去找茂夫了。

 

原本小酒窝是打算自己跟mob说清楚的,但后来想想,这事轮不到他讲。

 

影山茂夫此时正靠着自己的被子发呆。

 

“喂喂喂,你还行不行啦!”酒窝叫他。

 

“他怎么就答应了?”茂夫问“然后……然后怎么办?”

 

小酒窝突然觉得心累,作为吐槽担当,他深知这里面有槽点,但又不知道具体要吐什么,因为槽点实在太多,根本不知道从何吐起。他决定不管了,就让他们作吧,反正这种事情,终得他们自己收场。

 

好巧不巧的,第二天两人就迎来了独处的时间,还是一整天,茂夫决定去好好去当一个恋人,虽然他并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

 

他尝试着找一些话题,虽然这些话题跟他们平时聊的没两样。

 

律看起来兴致不高,走路也总会比他慢上几步,拉开距离之后茂夫会停下来等他。一次两次三次,律像是总追不上他的步伐一样。

 

一开始就搞砸了,茂夫想。

 

逛街时mob尝试调整心态,约会还没结束,他不能这么早就放弃。

 

他带着律去吃附近味道最好的那家拉面店,或许吃点好吃的能让弟弟变得开心,如果拉面不行,就换另一家去吃煮豆腐。

 

“哥哥这么喜欢拉面吗?”

 

律问,茂夫表示肯定。

 

“可你昨天还说喜欢我的。”

 

Mob有些懵,怎么突然提这个?喜欢拉面和喜欢律有什么相同之处吗?他实在没法把眼前的拉面和对面的律联系到一起,便如实的回答道“律跟拉面不一样。”

 

之后律就没怎么跟他说过话。或许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茂夫绞尽脑汁的想,但就是想不出,明明跟平时一样,这些事情本该都是会讨弟弟开心的。

 

现在律不高兴,他看得出来,虽然影山律一直在笑。这与是否会读气氛无关,茂夫对律太熟悉了,熟悉到不善于看人脸色的他也能清楚的明白对方的心情,他感到跟平时不一样的违和感,这让他很不舒服,他不喜欢这样。

 

天非常应景的下起了雨,下的突然,兄弟俩仓惶逃到楼底下躲避,最后决定用超能力回家,茂夫用力量造了个仓鼠球,就像小时候他护着他的小青蛙雨伞那样。虽然挡住了雨,但却挡不住雨中的凉意,冷冰冰的空气碰触到之前淋湿的皮肤,寒意翻倍,茂夫打了个哆嗦,他被冻的不行,真糟糕,他想,要是律感冒了怎么办?

 

所幸的是,之后感冒的是他自己,而不是律。

 

酒窝从没想过律会在家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茂夫。律给mob喂完药,之后就一直守在旁边,视线几乎没离开过熟睡的茂夫。

 

下午也是,买完午饭回来两个人就一直泡在一起,直到各自回房间睡觉。

 

酒窝在茂夫睡熟时试探性的问过,问律就这样跟茂夫在一起怎样,律没给出答案,但看神情,比起纠结更像是在默认。

 

律真的对茂夫没有这种感情吗?真的只是不小心答应的告白吗?

 

酒窝开始怀疑。

 

明明只是小屁孩的心思,却越来越难看透了。

 

跟律分开之后茂夫回到房间,说,不小心把杯子打碎了很抱歉,酒窝调侃道,不就是碰了下脸,至于这么慌张?

 

茂夫诚实的点点头,嘴边挂着个小小的笑。

 

律与茂夫的恋情光速进入了稳定期,与普通的笨蛋情侣们一样,只要有时间,每天都腻腻歪歪的呆在一起。

 

甚至还在两周后,跨过了kiss这个台阶。虽然律事后说是茂夫先亲上去的,茂夫却不这么认为,他发誓,当时他只是抬抬头,其他的动都没动,想要接吻的明明是律。

 

但这都无所谓,与喜欢的人亲吻是件快乐的事,只不过他没法跟别人分享这种喜悦,或许他也应该跟律一样弄个日记本,时常的往上面写写记记。

 

学校社团的前辈们就要外出比赛了,影山茂夫把初中时肉改部的学长们介绍过来,帮他们提供些训练上的建议,众人商量着今天晚上约在部长家合宿,好好讨论一下。

 

茂夫给家里打完电话就蹲在角落,如何在体育运动中取得成绩不是他的事,高中加入体育社团也只是单纯的想坚持锻炼身体而已。他不插话,默默听前辈们说。

 

此时竹中凑到他旁边坐下,悄声说“接电话的是你弟弟?”

 

“嗯。”

 

“你这样不跟他说清楚,会闹脾气的。”竹中笑道。

 

心电感应是种很麻烦的能力,对于双方来讲都是。竹中并不是故意撞破mob的秘密,只是觉得这个人一整天都心不在焉,有点好奇而已。

 

升上高中之后,茂夫和竹中刚好在同校同班,后来又进了一个社团。竹中的理由是,不知道加什么的话,随便找个有认识人的社团也好。

 

“我应该说不愧是你吗?大概只有你这种人才能做出跟自己弟弟搞在一起这种事吧?”

 

“喂喂,说句话啊,别一听到不好听的就选择沉默。”

 

竹中没停下的意思,继续说“虽然只见过几面,但我不觉得你弟弟也是能做出这种欠考虑事情的人,他心思细着呢。”

 

“你什么意思。”

 

“终于回话了吗?虽然你不回答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

 

“我了解他,他不会骗我。”茂夫说。

 

“了解归了解,你能读懂他的心吗?你不是也总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吗?哈哈,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作为一个朋友提醒你一下,当然,你要是真想知道你弟弟在想什么,我可以帮你。”

 

“不用了。”茂夫果断回绝,“这样不好。”

 

他从没想过要用这种手段去了解律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他从一开始就选择不去怀疑,即使在相处时有些事的确琢磨不透,他只把那些疑惑当做与人交往会遇到的困难,其余的不去多想。

 

他只知道律肯回应他的心意,这就够了。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竹中叹了口气,一副我早都了解了的样子。“他要是真的骗你,到时候你……”

 

“即使他真的骗我,我也会等他亲口跟我说,在那之前,我相信他。”

 

竹中突然笑起来,说道“说真的,果然还是跟你这种人交朋友比较轻松。”

 

之后一段时间便是准备学校的体育祭,很忙碌,但也很顺利。结束后茂夫在回家路上摔的那一跤,结结实实的,给这段时间画上了句号。

 

都结束了,总算能松一口气。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你这是怎么了?”影山母看着一瘸一拐,裤腿上都是灰的茂夫问。

 

“不小心摔倒了。”

 

Mob先去楼上放书包。手机突然响了,是社团的朋友们约他周末一起出去玩,茂夫随口应了下来,换了身衣服就去洗澡。

 

今天就能跟律好好聊聊了,最近发生了好多事,他都想讲给律听。

 

影山律回来的比以往要早,发现茂夫腿上的伤之后主动帮他擦药。律跪坐在茂夫面前,认真的低头处理着伤口,在茂夫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头顶,律的发质很硬,翘起来的头发很多。茂夫突然很想伸手去摸摸。

 

“这是……怎么弄的?”律突然出声吓得茂夫收回了要伸出去的手。

 

普通的聊了几句之后,mob不知道为什么,律又生气了。

 

在茂夫的记忆中,律很少会对他露出这种表情。他不擅长应对这种状况,只觉得黑着脸的律真可怕。之后擦完药的茂夫被赶回了自己房间。

 

回忆结束,影山茂夫叹了口气,他已经朝着律离开的方向追出了好远,还是没看到人影。

 

“喂!Mob?Mob!这么着急要去哪啊?”

 

顺着声音看去,路口处,穿着灰色西装顶着一头茶发的男人拎着外卖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

 

“灵幻师傅?”冷静下来后,茂夫觉得这附近有些熟悉,原来已经追到了相谈所附近。

 

“这么慌慌张张的,怎么了吗?”

 

“师傅……”

 

“要聊聊吗?你遇到的烦恼?”

 

茂夫跟着灵幻回了相谈所,简单的说了下情况。

 

“所以说,你是惹女朋友生气了吗?天啊,你小子什么时候都有女朋友了?一般这种情况,女孩子都……”

 

“那个……师傅,对方并不是女孩子。”

 

“年长系?”

 

“不是,是男的,所以我觉得师傅拿女孩子举例可能不太贴切。”

 

灵幻拿着可乐的手抖了一下,这孩子,被初恋拒绝之后性取向都变了吗?但事还得接着分析,成长导师不能被这种小问题绊住。

 

“啧,男的就男的!男女都差不多,你的问题在于让对方失去了安全感啊,mob。”

 

“哎?”

 

“嘛……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安全感,而是情感上的。”

 

“情感上?”茂夫觉得自己完全听不明白。

 

“简而言之,是对方没法确定你喜欢他。”

 

“怎么会……”

 

灵幻继续说“你刚刚提到了,跟那个人是认识很久,差不多是青梅竹马这种关系吧,你现在还像以前一样相处,对方却无缘无故的闹脾气是吗?”

 

茂夫点点头。

 

“问题就出在这啊,问题就在于你还像交往前一样跟他相处啊。”

 

“哎?”

 

这是错的吗?之前对的事现在反而是错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说?”茂夫问。

 

“恋爱是种虚无缥缈又毫不稳定的感情啊mob,人类在它面前会变得脆弱,有些人天生敏感,他们需要通过不断确认对方的爱来消除自己的不安。他能答应你的告白,就是对你产生了期待,而你还像之前那样跟他相处,就等于没有回应他的期待。你要做的,是让对方相信你是真心喜欢他。”

 

灵幻喝了口可乐,拆开汉堡盒子,接着说“一般人吧,都会在交往中准备些小惊喜啦,或者制造些小浪漫啦,买些什么能证明是情侣使用的东西啦什么的,你什么都没做过吧?”

 

Mob眼睛里闪起了光,好像找到了方向。但灵幻继续说。

 

“不过真要你思考这些,估计比登天还难,能搞砸个七七八八吧。”

 

“哎?”茂夫燃起的希望又迅速被熄灭。

 

“别这幅表情,那是普通人的做法,你啊,直白的告诉他就好了,虽然直说这种方法很蠢,但是直接又有效,而且是最适合你的。”

 

“嘛……你不就是这种‘笨蛋’吗?”

 

茂夫离开相谈所时天色已晚,他决定先回家看看律是不是已经回去了。夕阳把影子拉的很长,红彤彤的,这红色并不耀眼,反而让人觉得十分平静。

 

临近家门口,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律?茂夫本想上去搭话,但对方好像在与其他人交谈的样子。

“……可以啊,反正跟哥哥交往从一开始就是个误会,只是想着不能让他难过而已,说到底都是我在迁就他。”

茂夫走出拐角,律此时正背对着他,小酒窝注意到了不远处的茂夫,连忙道。

“快别说这种话了律!你们在一起不是很开心吗?”

“开心?才没有。”

酒窝有些无奈的看了茂夫一眼,mob摇了摇头,酒窝哎了一声就飞走了。此时只剩下律和茂夫两个人。

夕阳把茂夫的影子丢到律的脚边,让他注意到身后的人。

是茂夫先开了口。

“你是这样想的吗?律?”

 

 

 

 


评论(1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