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凡

#禁止转载或二次修改#
☆安定的茂厨☆
☞影山茂夫宇宙第一帅气可爱☜
↑我的白月光↑
★同担拒否★
律茂/酒窝茂
cp洁癖
逆cp天雷,拒绝无差,拒绝拆家

【律茂】关于我不小心答应了哥哥的告白这件事(3)

年龄操纵,大概是高中时期。

以上没问题的话↓↓↓




吻是带有魔力的,这种理论常常出现在烂俗的西方故事中,不仅能破除所有负面buff,还能让被苹果噎死的公主起死回生。


当然,现实中不会那么玄,但亲吻的确有些功效,像是催化剂,用来加快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化学反应。其过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酒精冲上了头,冲的人晕晕乎乎的,血液都跟着流的更快。


非得给这个感受起个名字的话,那便是——快感。


影山律在跟哥哥交往的第十四天,尝到了接吻的滋味。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自己是在陪着哥哥补习功课,可能是受什么神秘力量的驱使,两人越粘越近,最终唇与唇贴到了一起。


“哥哥怎么就突然亲上来了?”律事后问。


“我以为律是想要kiss。”茂夫回答。


好吧,这好像是个误会。


但即使是误会产生的吻,也发挥着同样的效力。最糟糕的终于还是发生了,影山律不得不承认,他在跟哥哥的接吻中,获得了快感。


他远没打算跨过那条线,尽管他们已经确定了只有少数人知道的情侣关系。其实这也蛮容易理解的,打出生就在一起,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即使脱光光站在彼此面前,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兴趣。应该是这样的没错,应该。但光看着,哪能知道其使用价值?唯有实践才能得真知。


影山律通过实践得到的结果自己想都不敢去想,他把这一切,都怪给那该死的青春期。


“影山君,别忘了放学后的学生会活动。”


“忘不了。”


律收拾好课本,慢悠悠的往会议室那边走,他不急,因为现在没有人跟他约着一起放学回家了。


高中之后,兄弟俩考到了不同的学校,一个在南头一个在北头,一起上下学的日子宣告终结。茂夫跟中学时候一样,在高中加入了体育社团,当然,这里没有奇怪的肉改部,只是普通的长跑社。律也一样,一如往常,选择了加入学生会。


这么看来,两人相处的时间是比之前少了的,但从交往开始,茂夫在家的时候就会跟律呆在一起,也算是种补偿。


“这种事情必须整治!”


会议桌中央放着三本封面印着性感女郎写真的书刊,右上角醒目的写着个R18。听说是在二年级没收上来的,犯人大庭广众公开阅读,结果被逮了个正着,其影响十分恶劣。


“这种违反校规校纪东西就应该销毁。”


“但我们没权处理学生的个人物品,即使是这种黄色书刊。”


“我觉得处理杂志这种治标不治本的事情应该先放一放,如何管教那些不良们才是工作重点。”


“影山君,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律紧盯着桌上的读物,皱着眉头,加上影山家特有的阴沉脸,表情看起来有些吓人。


“这怎么是齐刘海……”


“你对齐刘海有意见吗?影山君。”坐在正前方的会长笑道,会议室里也有几人跟着发出笑声。唯有坐在角落的女同学,神色慌张的把自己的齐刘海偏了偏。


“端正态度!影山,不要把集中力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无关紧要?律可不这么认为,这可是他现在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只要稍一动脑子,之前跟哥哥接吻的记忆就会被扯出来,丢到跟前,甚至连那触感都在。


引出这一切的东西就是那个封面女郎的齐刘海,只是刘海,他才没有把性感女郎本身跟哥哥联系起来。


影山茂夫是绝做不出这种勾人的动作和表情的。接吻时的哥哥的确是有吸引力,但这不一样,与性感值无关,心跳的加快从不是从亲吻的那一刻开始的。


而是当律看见了哥哥眼睛里倒影着的自己的影子,那个时候。


哎,好想早点回去见哥哥。


会议在与往常差不多的时间点结束,律打开鞋柜,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放学后,后操场见。”


这是什么?经典的告白展开?


真是的,什么时候学校的鞋柜能可以上锁。


影山律把纸条团成团,随手丢进门口的垃圾桶里,直径向校园外走去。


“不打算去后操场吗?”


律回头,身后站着一个不熟悉的女生,看校服应该与他是同一年级。


“还好我来这等了,要不然就得扑个空。”


“你是写这张纸条的人?”既然被逮住,就没办法了,律把脑子里准备好的话说了一遍。


“我现在已经有在交往的人了,不接受其他告白,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走了。”


“哈哈哈,你误会了影山君。”女生摆摆手,示意我并不是要找你告白,她在背包里翻了一翻,拿出一个信封,粉色底,上面还装饰着一颗精致的小红心。


“请帮我交给之前跟你一起逛街的那个留着锅盖头的男孩子,你们应该很熟吧。”


有人要向哥哥告白,而且还是让我转递情书。这条信息在律的脑子里炸开,使他瞬间警戒起来。


“你,认识那个人吗?”影山律指了指情书。


“不认识,只见过一面,但我觉得应该是我喜欢的类型。”


律只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又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是打算告白吗?用情书。”


“告白呀,当然得去告白,我本来打算亲自去的,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个学校,要到哪里才能找到他,不过他当时是跟你在一起,影山律是谁,全校都认识,就来找你帮忙了。”说着递上了信封。


这可能是个恶作剧,可能是打赌输掉的惩罚,哥哥以前就遇到过这种事,女生被迫向他告白,想到这,律突然放下心,对面前的女生说。


“我跟那个人不熟,没法帮你传信,你就这么跟你的同伴说,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他没去接那个信封,转身就要走。


“你不信我?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这种类型的男孩子。”女生大步追上,拦在他面前,将信封硬塞到律的手里。


“哪种类型?”律停下脚步,表情已经有了些不耐烦。


“感觉很老实,很乖,挺可爱的。”


简直不可理喻,影山律被面前这个人冲的说不出话,捏捏手里的情书,还挺厚,好像不止一张的样子。这实在是太草率了。


“他已经有交往的对象了。”律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说“而且你根本不了解他,你对他的喜欢就只限于一面而已,你也不知道能不能跟他相处的好,甚至你现在告白,百分之百会被拒绝,那告白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女生突然笑了,一脸道理我都懂的样子“影山君果不其然是这种认真的类型,你觉得告白是什么?得像求婚一样吗?不,告白最重要的是告白的过程而不是结果。盐中前两年那件事你听说过吗?当时在中学里都传疯了,说盐中的美少女要转学,学校里成群结队的男生排着队的去告白,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被拒绝。那对于那些男生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恋爱是双方面的,但是喜欢却是单方面的,告白只是把喜欢对方的心情告诉对方而已,至于接不接受,就是另一码事了,说到喜欢,喜欢一个人,喜欢内心也好,喜欢外貌也好,喜欢天赋和能力也好,都是喜欢,都可以作为告白的理由,难道影山君就没有收到过突然的,不能理解的告白吗?”


“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心意。”女生又把信封往律手里塞了一塞,然后悄声说“原来已经有女朋友了啊,我还以为这种类型不会受欢迎呢,既然已经有交往对象了,那就算了吧,不过信是好不容易写的,亲自丢掉太可惜了,交给你处理吧,如果要帮我交给他的话,一定要悄悄的不要让他的恋人知道哦。拜托啦!”


影山律并没有把信丢掉,这可是哥哥这辈子收到过的第一封情书,还是很有纪念价值的,虽然时机不太对,要是放到以前,律一定会开开心心的把信交给哥哥。


总之,还是先回家。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影山母把盛好的咖喱饭摆到桌子上,一共三份。


“哥哥呢?”


“小茂他今天跟朋友出去了,不回来吃饭了。”


“哪个朋友?”


“好像有中学认识的,也有陌生面孔。”


律一瞬间有些失神,又问道“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没说。”


草草的吃完晚饭,洗漱过后,律就回到了自己房间,今天不用跟哥哥待在一起,私人时间瞬间多了起来,他可以跟朋友发发信息,完成一下前辈们拜托的工作,看看书,写写日记。可时间还剩很多,跟哥哥交往之前这些空闲都用来干什么来着?他忘了,仅仅两周多一点的时间,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习惯。


影山律拿出了与哥哥交往的计划本,不像刚开始时只是一张纸了,现在更规范,更有条理。已经写到了第三个星期,这个星期,这一天的计划是——一个拥抱。很好达标,只要等哥哥回来。


家里的电话突然响起,律有预感,这是影山茂夫打来的,于是便说“我去接吧。”


对面的确是茂夫“喂?妈妈。”


“是我。”


“啊,律。”


“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已经很晚了。”律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显示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三十分。


“我今天不回去了,麻烦转告一下爸爸妈妈。”


“不回来了?哥哥你在哪?哥……”


没等他问完,对面的人又说话了,不过这次不是影山茂夫的声音。


“喂喂!是影山家人吗!我是他高中同学,影山君和他的几个中学朋友和前辈在我家聚会,今晚大家打算合宿,请不要担心!”


律似乎听到了哥哥在那人身后喊,别抢我电话啦什么的,随后便是一阵忙音。


影山律打心眼里想找个理由让他哥回来,比如,外星人入侵啦,快回家跟我一起守护世界。嗯……这好像有些离谱,那换一个普通些的,天太晚了,在外面玩很危险,即使是在朋友家也很危险,所以快回来吧。算了吧,这天底下谁能动得了他哥哥?果然还是守护世界靠谱些。


律放下电话,默默地回到房间,已经没有什么好做的了,他决定把时间献给宝贵的睡眠。


可这仅仅是个开始。


评论(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