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凡

#禁止转载或二次修改#
☆安定的茂厨☆
☞影山茂夫宇宙第一帅气可爱☜
↑我的白月光↑
★同担拒否★
律茂/酒窝茂
cp洁癖
逆cp天雷,拒绝无差,拒绝拆家

【律茂】关于我不小心答应了哥哥的告白这件事(2)

年龄操纵,大概是高中时期。

以上没问题的话↓↓↓

 

 

感冒这种病可大可小,发病的程度大多取决于个人的抵抗能力。

 

但明明影山茂夫只是着了一点凉,明明他从中二就开始锻炼身体,可他还是在第二天发了高烧,不得不卧病在床。可能这种事并不仅仅跟抵抗力有关,更重要的,或许是运气。

 

影山律可不认为他哥的运气糟,反而觉得真正运气差的是他自己。

 

“在家照顾好你哥哥。”影山夫妇上班前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好吧,他又不得不跟他哥呆上一天。

 

看,上天在跟他作对。

 

杯子没了往外冒的白气,摸着也不烫手了,律拿起水杯,取了几粒药上楼。二楼卧室的门没关,影山茂夫躺在地板中央的床铺里,似乎是睡着了,闭着眼,表情不怎么安详。小酒窝绕着他转着圈圈,时不时的帮他掖一下被子。

 

“他怎么样了?”

 

“不太好,你可别想着在这时候逃。”

 

“我怎么可能丢下他不管。”

 

律在茂夫身边跪坐下来,轻声道。

 

“哥哥,睡了吗?”

 

“嗯……”带着浓浓鼻音的回应,之后就没了动静。

 

“哥哥,吃了药再睡吧?”这次的声音比上次要大些,茂夫似乎是听清了,眼睛睁开了一个缝,微微张了张嘴,撑起身子,迷迷糊糊的像是要爬起来。律连忙上前托住他的脑袋,扶着他坐起。

 

茂夫吃了药,明显清醒了一点,对律说了声谢谢,咳了两声,就又倒下去睡了。

 

“还很烫。”

 

“怎么办?”

 

“刚吃了药,过一会儿看看吧。”

 

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每过十多分钟就摸摸茂夫的额头和脸颊,观察温度是否有变化。

 

小酒窝在一旁看着,说。

 

“你跟他说了吗?”

 

律一愣,随后反应过来,确认了茂夫已经睡熟,压低声音答道。

 

“没有。”

 

这个答案似乎在小酒窝意料之中。

 

“反正你还没告诉他真相,倒不如将错就错。”

 

“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俩在一起挺好。”

 

律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没理会小酒窝,抬手去试探哥哥的体温。酒窝也算识趣,不再多言。

 

影山律从出生开始,生命中就有影山茂夫的存在,他自然知道与哥哥在一起很好,很舒适,人与人之间能有一个舒适的关系很难,兄弟俩也为此付出了诸多努力,他们封闭过自己,他们彼此拯救,他们再次敞开心扉,他们都在心里给对方留了很大很大一块位置。

 

律也想过,或许应该放弃挣扎,在与哥哥交往这件事上选择妥协。

 

可是不行,影山律的理性与感性同时响起警报,且不说世俗会不会认同,将来兄弟两人的生活该如何去过。单说感性方面,他觉得他是拥有影山茂夫的,完完全全的,只不过这个影山茂夫是被称作“哥哥”的那个,而不是被称为“恋人”的那个,即使是茂夫告的白,但律却感受不到作为与“哥哥”不同的“恋人”的存在。

 

“体温降下来了,我出去买些午餐,麻烦你在家看着哥哥。”

 

“哦。”

 

刚下过雨,空气比以往要更湿润,地面上的水洼还未干,路旁的树摇摇晃晃时还能滴出水来。

 

带着丝丝凉意的空气使人更加清醒,但这只能让律意识到,自己在苦恼的东西是个解不开的结,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亲情和恋爱的界限,那界限模糊的就像季节交替,虽然知道那条线就在那,但究竟是哪一天,哪一分哪一秒,不得而知,人只会在完全更替之后,才恍然大悟。

 

或许这时候应该找一个经验丰富的人聊一聊,比如?比如便利店旁边的那位金发男子。

 

“光辉学长?”

 

“呦,弟弟君。你哥哥没跟你一起吗?”

 

“哥哥他生病了,学长为什么会在这附近?”

 

花泽辉气看了眼左手边的那条路,律跟着看过去,一位姑娘拐进了离这不远的一家住宅。

 

“送女朋友回家?”

 

“不是女朋友,只算是女性朋友。”

 

“发型是仔细打理过的,裙子也很漂亮。她应该是对你有意思。”

 

“哦?你是这么认为的吗?”

 

“难道不是?”

 

花泽突然笑了起来,“你知道吗弟弟君,女孩子会打扮有很多原因,有些女孩喜欢打扮,她们会在各种场合保持自己的形象,这是一种习惯,并不是为了去吸引谁。但只有女孩子特地的为你而改变,才能证明她对你有好感,或者说很在意。”

 

“那那个女孩属于前者?”

 

“是的。”

 

“看来恋爱也有很多学问啊。”

 

“哈哈哈哈还是别绕弯子了弟弟君,有什么话就直说了吧。”

 

啧,真敏锐。

 

律收起打算用来铺垫的话,直截了当的讲“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前辈。”

 

光辉对恋爱话题十分感兴趣,并且乐于出谋划策,仔细听了律的描述后,沉思道。

 

“你说,一个跟你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比你大上一些的前辈突然跟你告白了,但交往以后对方却什么表示都没有,是吗?”

 

“是的。”

 

“嗯……虽然不是很确定……但你很可能是被当成备胎了。”

 

“哈?”

 

影山律在一瞬间觉得眼前这个人不靠谱,觉得找这种人聊天的自己可能是个智障。

 

“是什么性格呢?那个前辈。”

 

“很温柔,很安静的好人。”律故意在好人上咬了重音。

 

“嘛嘛……你别激动,我刚刚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如果对方不是主动的类型,很可能只是不擅长表达而已。这种情况下想要变得亲密的话,你可以选择主动出击。”

 

“嗯……”

 

“怎么?难道你也是不擅长表达?”

 

光辉注意着律的表情变化,他知道这事没那么简单,一定还有很多细节。

 

“原本关系就很好的情况下,朋友和恋人之间的界限到底在哪?”

 

“占有欲,想要更加接近的心情,性等等,都是区别,非得要找一个界限的话,在你答应告白的那一刻,就相当于默认了这些,你们不就是恋人了吗?因为想要跟对方成为情侣,所以才会答应告白的吧!”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不小心就答应了,但对方很开心的样子,就不忍心再去拒绝他……”

 

花泽重重的往影山律肩头上一拍,脸色越发恐怖起来。

 

“不接受就拒绝啊,你做这么渣男的事情你哥知道吗?”

 

他哥当然不知道。

 

 花泽还想往深扒,但律不能继续跟他耗下去,先不论事情真相的信息量有多大,更重要的是他哥还在家等着他带午饭呢。

 

影山律委婉的叫停了光辉的思想教育,也回绝了他想要跟自己一起回家探望影山茂夫的请求。

 

探望哥哥?那可不行,这个人一定会跟他哥打小报告的。

 

“弟弟君,如果不喜欢对方就趁早分手,如果继续跟她交往,一定要拿出真心。”

 

花泽辉气临走前苦口婆心道。

 

“嗯,谢谢前辈。”

 

“有必要的话,跟你哥商量商量也是可以的,虽然他没什么恋爱经验,但是他够正直。”

 

唯有这点做不到。

 

律在光辉离开之后进了便利店,挑了两份看起来可口的便当,便回去了。

 

刚进门,厨房有些响动。

 

“哥哥?醒了吗?”

 

“嗯,欢迎回来,律。”

 

影山茂夫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刚起来不久,还没来得及整理,气色看起来好了很多,脸没那么红了,人也精神了点。

 

“来吃饭吧哥哥,有胃口吗?”

 

茂夫正端着杯子喝水,听到律叫他,便把水杯放到了水池里。

 

律把便当放在微波炉里转了几圈,递给茂夫一份,自己端着一份,兄弟俩坐到餐桌前自己的位置上。

 

影山茂夫低着头吃着便当,律时不时的偏头看看他。

 

“哥哥。”

 

“嗯?”

 

“有米粒。”

 

他伸手把哥哥脸上的那粒米揩下,然后冲着茂夫笑了笑。

 

影山茂夫一愣,也跟着笑了笑,随后有些别扭的抓了抓头发,别过头继续吃饭去了。

 

“啪——”厨房那边传来了什么碎掉的声音,兄弟俩吓了一跳,律站起身,跟茂夫说我去看看。

 

杯子的碎片散落一地,应该是从台子上摔下来的。

 

“别担心哥哥!只是杯子碎了,我收拾一下,你先吃饭。”

 

之后两兄弟在家打了一下午的游戏,茂夫恢复了很多,虽然还是会咳嗽几声,但没再发烧。

 

他们互道了晚安,茂夫上楼睡觉去了,律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上了房门,打开日记本,把今天的事情记录下来。当写到遇到花泽时停住了笔。

 

“趁早分手或者拿出真心吗?这不是只给了我一个选项嘛。”

 

桌子上摞起的书中露出纸张的一个小角,律把那张纸扯出来,上面详细的记录着七天内如何避开哥哥的作战计划。

 

他把这张纸揉烂了丢到纸篓里,重新拿了张纸出来。

 

在最上面那一行,工工整整的写上《如何认真的与哥哥交往》。

 

“接下来就想想下一周的行动计划吧。”

评论(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