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凡

#禁止转载或二次修改#
☆安定的茂厨☆
☞影山茂夫宇宙第一帅气可爱☜
↑我的白月光↑
★同担拒否★
律茂/酒窝茂
cp洁癖
逆cp天雷,拒绝无差,拒绝拆家

【律茂】关于我不小心答应了哥哥的告白这件事(1)

年龄操纵,大概是高中时期。

以上没问题的话↓↓↓

 

可以说是一种惯性,在大脑还未对谈话内容进行分析前,在稀松平常的场景下和对方平常的语气蒙蔽下,错误的给出和平时一样肯定的答案。

 

《关于我不小心答应了哥哥的告白这件事》

 

影山律觉得这大概是他长这么大以来做的最蠢的事,没有之一。直到影山茂夫跟他道了晚安,转身,出去,关了门,影山律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被他亲哥告白了,就在几分钟前。

 

影山律觉得自己被欺骗,他经历过无数次告白,能在告白时脸不红心不跳,把“我喜欢你”说的坦坦荡荡的,只有这一次。太过与众不同,以至于刚刚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告白。

 

所以,这不是他的错,影山律这样想。

 

但他又不得不为这个错误负责。

 

“你现在应该追上茂夫把事情解释清楚。”从刚开始一直在旁观的小酒窝说道。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哥哥要跟我告白?”

 

“没比你早多少,茂夫之前只是说近期想告白,并没有说对象是谁,我在他身边观察了很久也没发现可能的人选,没想到居然是你。”

 

“你怎么不阻止他?”

 

“谁能料到你还就真答应了。”

 

影山律被噎到说不出话,这事太尴尬,总不能在哥哥告白成功,开开心心回屋睡觉的几分钟后,跑到哥哥房间跟他说“刚刚是个误会,我听错了,我们不合适,还是分手吧。”

 

想想都觉得糟糕。

 

“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先交往着,这两天尽量回避开哥哥,等他冷静些,我再找个独处的机会,跟他解释清楚。”

 

“你这样……像个渣男。”

 

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影山律虽然没与女孩子交往过,但也不能证明他喜欢男人,只是喜欢男人也就算了,这还是他亲哥。伦理上都不会被允许,人活着,总有些条条框框必须去遵守。

 

就这么定了,影山律熬夜制定了一周如何避开与哥哥独处的周密计划,就从明天开始,明天是周末,一大早在哥哥起床之前就出门,晚饭时再回来。

 

原本是这么想的。

 

正所谓计划的小短腿永远追不上踩了风火轮的变化。

 

“小律啊,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正好,把你哥哥也叫起来,要换季了,你俩一起去买两件衣服吧。”

 

“今天一天我都有事,妈妈。”

 

“那明天?”

 

“明天也有事。”

 

“这样啊……哎……只是小茂一个人去买有些不放心呢,要是能有朋友陪他一起去就好了。”

 

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律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哥哥的牛粪头和那件黄的过分印着一大群秃头猴子的T恤。

 

的确非常的让人放心不下。

 

“也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只是买衣服而已,还是我和哥哥一起去吧。”

 

兄弟俩一前一后的走出家门,茂夫走在前,律在他两三步以后的地方,他谨慎的控制着与哥哥的距离,就好像中一时那别扭的叛逆期一样。

 

茂夫还是没变,一如既往的读不出气氛,他并没有在意弟弟为什么总会跟自己差个两三步,只是发现时脚步会放慢些,律会很快跟上,但过了几分钟,距离又会被拉开。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上周的见闻,就像平常一样,原本影山律是在警惕着,万一哥哥扯到恋爱什么的,自己该如何回答,怎么样去引导他绕过这个话题。可事实上是他想多了,从路上,到逛街,就好像昨天晚上的乌龙事件从来没发生过一样。他很想张口问,“哥哥,昨天你真的跟我告白了吗?”可他不能问,他拼了命的想要避开的对话,不能让自己提起。

 

或许这都是哥哥的诡计,就像昨天的告白,在自己最放松警惕的时候,绕过警戒线,达成不可告人的目的。

 

影山律这么想着。

 

哈,说真的,这种理由他自己都不信。

 

他太了解他哥哥了,影山茂夫以傻出名,影山律是非常讨厌别人说他哥哥坏话的,但这一点他并不否认。这个傻并不是指他脑子不灵光,虽然茂夫的确不擅长逻辑性强的理科学科,但在生活上,人际交往中,跟正常人一样,头脑清醒的很。这个傻是指太过直率,太过善良,就比如他永远都读不懂气氛,想事情永远都往好处想,会对所有人施以援手,即使在生死之战中也会留下几分余地。

 

与其说是傻,不如说是天真。

 

他的哥哥是不会耍这种小把戏的,他知道。

 

所以这样的状况就更让人摸不到头脑。

 

或许哥哥只是一时兴起,或许他说的“喜欢”只是单纯的“喜欢”罢了,这样也好,一直这么下去,顺其自然的结束这场闹剧。

 

但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律,想好了吗?你要跟我一样的这件还是另一件?”

 

“嗯……”

 

以原计划为题干,这道选择题没有正确答案。

 

跟哥哥买一样的,如果是之前,兄弟两个买相同或是相似的衣服没有什么问题,而现在就像是在买情侣衫。而另一件,另一件是哥哥亲自给他选的。唯一的方案就是,都不要,自己再选一件。

 

影山律看着影山茂夫,他一手拿着一件衣服举到与肩平齐,嘴角挂着个小小的笑容,期待的等着弟弟给出答案。

 

“我……”

 

影山律轻叹一声。

 

“我要哥哥给我选的那件。”

 

影山律突然觉得自己是愚蠢的,从昨晚开始。

 

买到衣服后,兄弟两个决定在附近的拉面店解决午饭问题,店是茂夫推荐的,他说他当年在相谈所打工时,灵幻师傅几乎带他吃遍了附近所有的拉面店。

 

律瞬间觉着没了胃口。

 

拉面店不适合约会,这里没有情调,没有气氛,场所太过公共,没有多少独处的空间,不适合调情。尤其当你的恋人疯狂喜欢拉面时,就比如影山茂夫。

 

影山茂夫喜欢拉面,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面前的这碗面上,仿佛全世界只有这一碗面。嘶溜嘶溜,吃的不亦乐乎。

 

“哥哥这么喜欢拉面吗?”

 

“唔,呜呜(嗯,喜欢)”

 

影山律把面前的水杯推给影山茂夫,又说。

 

“可你昨天还说喜欢我的。”

 

逃避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影山律终于想通了这个问题,从昨晚开始脑子里的那些杂念,那些想法都蠢的无可救药,面对哥哥,只要直率的告诉他就行了,或许哥哥会伤心,但他终会理解,因为他是影山茂夫,对影山律来讲,不需要跟影山茂夫有所顾忌。

 

但不是现在,他需要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其他人打扰的时候,跟哥哥坦白这一切。

 

茂夫咽下这口水,看了看弟弟,思考了两三秒,说。

 

“律跟拉面不一样。”

 

影山律只是笑笑,在茂夫吃完之前,不再说话。

 

秋雨总是说来就来,在两人步行回家时就这么突然下起来了,兄弟俩慌忙躲在一建大楼下,上面是二楼的阳台,下面刚好可以避雨。

 

虽然没淋透,但也湿了一半。

 

“哥哥还好吗?”

 

“还好。”

 

茂夫远没有律长的快,或许是原本骨架就要小一些的缘故,高中的时候,茂夫已经被律在身高上压了半头。淋了雨,风一吹有些凉,茂夫缩着身子,整齐的刘海湿哒哒的贴在脑门上,在律这个视角上看起来有些可怜。

 

中二之后,影山茂夫成长了,变得比以前成熟些了,也更可靠了,朋友越来越多,或许不应该再梳这种幼稚的锅盖头。但律偏偏觉得其他发型都不合适,哥哥不需要跟着别人的审美改变,这样就好。

 

影山律是喜欢影山茂夫的,各个方面都喜欢,喜欢到他可以接受与哥哥在一起生活一辈子。

 

但这是两码事,这与恋爱是两码事。

 

他必须纠正这个错误,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雨下起来之后路上的人变得稀少,伶仃几个也被哗哗的雨声隔的好远。

 

“哥……”

 

“其实律昨天能答应我蛮意外的。”

 

律吞下想说的话仔细听着。

 

“不过你能答应,我真的很开心。”

 

雨还在下,天也不见要放晴的样子。

 

影山律望着影山茂夫有些出神,他的哥哥正看着他微笑着,鼻尖冻的通红。

 

他仿佛在茂夫漆黑的眼底看见了光,而这光,比其他的一切都要重要。

 

“啊……对了,律刚刚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天太凉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

 

“冒雨回去吗?我们没带伞。”

 

“不是有超能力吗?这种时候还是可以使用的吧。”

 

“嗯。”

 

兄弟俩回到家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律望着墙上的挂钟苦笑了一下。

 

“律先去洗个热水澡吧,阿嚏——”

 

“哥哥?”

 

影山茂夫感冒了。

 

 

 

 

 

后记:本来打算做游戏的,后来算了下画图的量,分析了下自己画图的速度……得了,得了,大兄弟。

摸摸我的肝,哎?没摸着。

原本跟亲友聊这个脑洞的时候明明是个搞笑梗,结果写成文画风都变了,突然矫情起来。

大概有四五部分?希望能耐心写完吧……写不完就都删掉毁尸灭迹233333333

 

感谢读完的你。

评论(6)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