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凡

#禁止转载或二次修改#
☆安定的茂厨☆
☞影山茂夫宇宙第一帅气可爱☜
↑我的白月光↑
★同担拒否★
律茂/酒窝茂
cp洁癖
逆cp天雷,拒绝无差,拒绝拆家

律茂,阅读顺序从左至右。

哈,想不到吧,原本是双十一打算弄的梗,咕到现在。

跟基友打赌产粮终于在天亮之前弄出来了,懒得检查了明早再说。

虽然不知道为啥应该是个甜梗被我画出一股沙雕的味道。

一直想搞个律茂的吸血鬼x血猎paro啥的,这种脑洞。

大概设定是茂茂因为天生骨骼惊奇,年纪轻轻就被召去做血猎,和小伙伴们造福全镇老百姓。

小律就像普通人一样上学什么的。

然后一天小律就被吸血鬼抓走了,日常被抓。吸血鬼为了报复茂茂所以把小律变成吸血鬼。打算让他们来一场兄弟相爱相杀。

可谁曾想,茂茂是个弟控,还是条双标狗。什么?吸血鬼!该消灭。什么?我弟弟变成吸血鬼了?那就,那就这样吧。所以计划不通,小律开开心心的回家跟哥哥过小日子了,并且也get了超自然力量。

然后就是这样那样的日常。

总之就是镇子上最强血猎沦落成人肉血包的故事,大概是这样。


前两天补完漫画涂涂阿尔塞妞和妞妞,幼妞日后还有心情再说吧。

感觉八百年没画过正经的小哥哥了。

看炒股漫真开心。

全员性转注意避雷

一丢丢的脑洞摸鱼

1p普通国中生茂茂子

2p3p师徒女扮男装去除灵

4p辉辉美和茂茂子

5p高岭之草

万圣节!万……哎……

本来打算画茂茂各种角色装扮的,每天画一丢丢,才画完一张画不动了,画不动,咕咕咕,咕咕咕。

节都过了就没兴致画其他的了,心累,哎……

我真是直男审美到没救。哎……

【律茂】生灵(1)

他大半夜的被哥哥摇醒,迷迷糊糊的就挨了个熊抱。茂夫抱着他,力气用的很大,头埋在他的颈窝,湿漉漉的,嘴里不停念叨着,你没事,没事就好。


“怎么了?”律安慰式的拍拍茂夫的背,对方单薄的身板还在颤抖。律不曾见到过茂夫如此动摇的样子,他将哥哥扶起来,对着那张狼狈的脸,声音放轻,又问了一遍“到底怎么了?”


“我看到了你的灵我还以为……还好你没事。”


茂夫拉着律到了自己的房间,没开灯,但并不影响两个有灵感的人看到那个漂浮在屋子正中央发着幽幽荧光的人形。它蜷着身子,闭着双眼沉睡着。


律凑近了一看,那个灵的眉眼清晰可见,不难分辨,果真是他。也难怪茂夫会吓得跑下楼确定他是否出了什么事。


“我本来打算去弄些水喝,结果一抬头,这个灵就在上面了。”


“今天才出现的?”


“今天才出现的。”


他们毕竟不是专业的驱魔师,茂夫虽然做除灵的工作,但那只是单纯的用力量把恶灵打散罢了,对灵异事物本身没什么研究。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普通的灵体,因为真正的影山律好好的站在这,虽然跟律长着相同的样貌,但这不是律的“灵”。


“这到底是什么?”


“不清楚,只能等小酒窝回来了,他应该能知道。”现在的茂夫已经完全放松下来,比起弟弟可能出意外,房间里多个奇怪的灵这种事对他来说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律没茂夫看得那么开,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茂夫叫他早点回去休息,他拒绝了,执意要弄明白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才能安心。


小酒窝不久就回来了,身为恶灵不得不外出补充灵素。一般这个时间回来,影山一家都应该关灯休息了才是,今天是个例外,茂夫的屋子还开着灯。他飘进屋,见律也在,并且注意到了那个奇怪的灵。


茂夫简单的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小酒窝绕着那个灵看了几圈,肯定的说:“这东西也算是灵体的一种,但不是人类的灵。”这句算是废话,因为活生生的律正在那瞅着他,酒窝轻咳一声,接着说:“这东西应该是像裂口女一样,是从人的意念里产生的东西。不过这灵很弱,应该只是一个人产生的,虽说只是一个人,但能凝结成灵体的执念也蛮厉害的嘛。”随后便看向了律。


律并不想谈什么执念不执念的话题,问道:“要怎么除掉这东西?”


“很简单,三种方法,一是最直接的,简单的除灵,不过这算治标不治本,如果不消除根源,这个灵会再生的。”


“所以说根源是在我这了?”律问道:“你怎么确定这东西是从我这产生的?”


“因为这个灵跟你的灵魂散发着同样的气,毕竟是从中诞生的东西。”

律不再说话老老实实的接着听。


“只要你放弃你的执念或者实现那个愿望这个灵就会消失了。”


“说的轻巧,我可不知道我有什么执念。直接除灵算了。”


律也是干过除灵这事的,很简单,用力量把灵驱散。他抬起手试了又试,“怎么没用?”他问。不仅没对灵造成什么伤害,相反的,原本沉睡着的灵在受了他一击之后睁开了眼睛,四处游走了起来。


“你的力量对你的灵没用啦,反而还让它变强了。”


“你怎么不早说。”


律回头看了眼茂夫,意思是让哥哥帮忙除掉这个灵。茂夫正坐在自己的被子里,半天没说话的他问了一句:“就这么放着不就好了,反正是律的灵,也没什么威胁。”这灵长着律的样子,即使不是真正的律,茂夫也不怎么想动手。


“这种灵可是会根据执念的内容行动的哦,没准这小子正想干什么坏事呢。”小酒窝打趣着说,满脸堆着坏笑凑到律旁边。律没给予吐槽,神色紧张,直勾勾的盯着落到哥哥身旁的灵。


茂夫也转头对着那东西,对它问了句怎么了。这东西自然不会答他,伸出手,捧起茂夫的脸,啾的一声亲了上去。


霎时两人一灵傻在原地。


每个人都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茂夫生硬的看向那边的律,这一刻律那个一直都很灵光的小脑瓜选择放弃思考。颤颤巍巍的开口道:“我现在可以回去睡觉了吗……”


影山律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不过没想到会来的如此的快。他终是没逃过被扣下拷问。


“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一两年吧。”


茂夫有点吃惊道:“这样吗,我都不知道……”


气氛又冷了下去,律表面陪着笑,心里却像吃了虫子一样难受,这算什么,公开处刑?他倒是想扯个谎敷衍了事,只可惜那个铁证还在他哥哥的脖子上挂着,时不时的还蹭上两下。这太诡异了,让人害怕,他怕他哥哥问出什么直击灵魂深处的刁钻问题,也怕一不小心说错话清光全部好感。


“要让它消失吗?”


“嗯?”随后律便明白过来,茂夫并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而是转回了这个灵身上。


“是的,毕竟总让它缠着哥哥也不好。”


“那你想做什么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可能帮你的。只是ki……kiss一下也没什么。”茂夫越说越小声,有些别扭的低下头。


“不,不是的!你误会了,不只是kiss,我对哥哥还有……”律努力辩解道。可他越解释,对面的茂夫的脸色就越难看。


“不行,再往上不行。”


“啊,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这车翻的他自己都害怕。


一旁的小酒窝笑的在空中前仰后翻。他对律说“你就直接把话说明白得了,到底要怎么样。如果能根治就根治,如果不能,这东西就当做本大爷的夜宵了。”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哥哥的脸色,刚巧茂夫也看着他,眼里没什么厌恶,更多的是一种包容。


律的心情稍稍缓和下来,思考再三,对他们说。


“我不知道。”


兄弟两个顶着黑眼圈,手拉着手往学校走,这段路没什么人,这点小动作也不显眼,不会让人发现。可律的心里就像揣了兔子,四处张望着,试图缓解这种情绪。


“那就试试吧,试试到底什么能让这东西消失。”他最后是这么说的,当然,得在茂夫能答应的范围内。茂夫没说什么就算是默许了,第一个尝试便是拉着手一起上学。


他握着哥哥的手,茂夫的手可不像女孩子那么软,十四五岁的少年骨骼正要长开,越发的硬朗起来,大小跟律的差不多,该说是血缘关系的缘故吗,别人都说他们的眉眼像,手的形状也像。最初注意到这个的是律自己,他观察过,用眼睛测量过,除了茂夫的肤色要白些,真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律曾经想象过和哥哥牵手的情景,他左手握住右手,后来觉得太过羞耻又放开。如今握到了真货,手感跟自己的有些差别。意外发现的这个小彩蛋让他倍感欣喜,可转眼间就到了闹市。


“律。”茂夫叫了他一声。


“嗯。”律马上就放开,他可不会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因为他知道,那个一直跟在旁边的灵还没消失,那就证明牵手好,还是别的什么都好,都还有机会。他不再像昨晚那么慌张,他想通了,自己的恋情或许永远都没结果,再或许这段思念明天就会消失。虚假的亲密也无所谓,他想在兄长这里尝些甜头,有机会就要抓住,再说这可能是这辈子唯一的机会。


他们在校内分开,那个灵自然是跟着茂夫走的。小酒窝冒出来,对茂夫说:“你没必要答应的,虽然直接除灵还会再冒出来,那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只要挥挥手就做到了,它们产生的也没那么快。”


小酒窝有些看不懂,直接除灵可比陪着律玩这种奇怪的游戏轻松的多。更何况那个灵还缠着影山茂夫,对于能看到灵又能触摸到的他来说没有困扰是不可能的。


“律看起来很开心。”茂夫回答。


“就因为这个?”在酒窝眼里,影山茂夫可不是什么善于体谅别人心情,拿别人当标杆左右自己行动的家伙。虽然最近能融到小团体里去了,这些方面多少有改善,但也不该到这地步。他看的很清楚,律那边对茂夫绝对不是普通的感情,什么试试看灵会不会消失,说难听点就是在占便宜,再明白不过。而茂夫却选择容忍,实在是令人费解。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茂夫回答。虽说是一人两灵,但在外人看来就是茂夫在自言自语。“要说的话就是有些在意吧。”


“在意这个东西?”酒窝看了眼那个灵。


“在意律。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所以就试试吧。”


这对话多少有些似曾相识,酒窝仔细想了想,开口道。


“不是我说啊,你们哥俩真是一个德行。” 


存下闺女小坏坏的人设。
补充点,长发及腰,细长吊眼,平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