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凡

#禁止转载或二次修改#
☆安定的茂厨☆
☞影山茂夫宇宙第一帅气可爱☜
↑我的白月光↑
★同担拒否★
律茂/酒窝茂
cp洁癖
逆cp天雷,拒绝无差,拒绝拆家

存下闺女小坏坏的人设。
补充点,长发及腰,细长吊眼,平眉。

脑了个吸血鬼paro,太狗血了,太中二了好羞耻哈哈哈哈哈哈不过脑起来好爽。乁( ˙ω˙ )厂哈哈哈哈哈哈。

这两天闲里偷闲摸的两张闺女,她叫小坏坏。

刚开始画的尖耳朵的,后来发现不好画第二天就改成普通耳朵了。

不会画好看的衣服了,瞎画无所谓了无所谓了。

影山律这两天都沉着一张脸,茂夫问他为什么不开心,律说只是最近学习压力大,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说了谎,真正的原因是,学校里突然冒出了个关于他的流言,说他是个兄控。

兄控?律并不怎么了解这种宅术语,反正就是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好话。简单了解了一下,意思似乎是指恋兄情结。

咦?他不是,他没有!

可流言蜚语哪管这些,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越滚越离谱。他平时对哥哥的好,被添油加醋的那么一传,到真像是个他苦恋兄长多年未果的悲剧故事。

这迟早是会传到哥哥耳朵里的,影山律想。

他没法坐以待毙,必须想些法子,在他哥哥误会之前。

律找到班级里传这个传的最凶的人,直截了当的讲:“我才不是什么兄控。”

那人被他吓了一跳,干巴巴瞪着眼睛愣了半天。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大笑道:“什么啊,别冲着我说啊,我也是听别人讲的。”

律跟那个人解释了一番,并警告他以后不要再传,还问出了这个事他是从谁那听到的,挨个往上找。这法子虽笨,但又能有什么其他办法呢?总不能站在操场上在全校师生面前大喊:“我不是兄控”吧?

冤有头债有主,其他人可以放过,最开始搞出这个传言的人,影山律发誓一定得好好给他点颜色看看。

约么着寻了十多个人,律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相了。“说吧,是谁跟你说我是兄控的?”

“你就是影山律?”

“嗯。”

“是你哥哥亲口说的啊,说你是兄控。”

律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不可能。他连忙追问,那人这么答他:“是他说的,他说‘那我弟弟也算是兄控了吧?’我听的可真了,一个字都不差。”

这不太妙,难道在他哥哥眼里他一直都是个有恋兄情结的家伙吗?律突然慌了,可转念一想,他哥哥并没有因此表现出什么反感的情绪,莫非……不不不,他慌忙把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到脑后。不管怎样,必须跟哥哥解释清楚他没有什么恋兄情结。

晚上影山茂夫又抱着本数学书来找律辅导。这次律教的心不在焉,还一直盯着他,弄得茂夫很慌。

“你今天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茂夫问道。

律一直在找机会讲,茂夫主动问了,是个好时机。可他硬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小脑瓜飞速转动,想着:要是哥哥觉得我有恋兄情结还跟我这么亲近不就是等于哥哥也有类似的感情吗,所以真的要说吗,要告诉他我其实不是兄控?

见律一直没言语,茂夫自顾自的讲起之前的趣事。

“前阵子有人说我是弟控来着。”

“嗯?弟控?”虽然只改了一个字但律完全能推测出这个词的意思,果然,他的兄长果然对他……

不不不他还没准备好面对这一切,他还没想好要是之后跟哥哥在一起该怎么跟亲朋好友坦白,也没想好如何从兄弟向恋人过度,甚至想不出长大之后生活在一起是养猫还是养狗。要考虑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很多事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决定的。

等等,影山律意识到有些不对,为什么要以他会接受作为前提思考啊?也得把拒绝哥哥纳入思考范围。

“律?”

“哥哥,你这个弟控是指……”

“就是指我很喜欢你,能为你付出很多的意思啊。对了,律也为我做了很多,处处都关心我,所以你应该就是兄控吧。跟他们学到了新词呢。”

“哎?那个……兄控不是指恋兄情结吗?”律问道。

“唉?”茂夫也一愣:“还有这个含义吗?”

“……”

尴尬。

后来他才弄清楚,兄控并非都是指恋兄情结,而恋兄情结必定能称之为兄控,是种包含关系。

所以说都是误会,本应松口气,但律总觉得有种谜一样的失望,肯定都是错觉,错觉。

不早了旁友。ZZzz…(。-ω-)

送水手服姬子姐姐会开心吗?

希望舰长以后能送件尺码合适的水手服。

_(xз」∠)_

  影山茂夫在衣柜里翻出了个垫子递给影山律。律客气的接过来,垫到膝盖下,他端端正正的跪坐着,神情很是严肃。茂夫随后便在他前面盘腿坐下来,问道“说吧,怎么了?”

  影山茂夫实在想不出,什么样的烦恼能使自己优秀的弟弟手足无措,不得不去寻求他人的帮助。当然,茂夫非常乐意去帮助弟弟解决问题,这源于手足情义,以及一个哥哥的责任感。

  律开口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我想听听哥哥的意见。”

  茂夫专注的看着律,表示自己非常认真的在听,可以继续说了。

  “我最近收到了个告白。”

  这个开场使影山茂夫一下子泄了气,他有自知之明,自己并非受欢迎的人,也不是什么情感专家,在这方面,他一直都是很羡慕律的。他没有恋人,也没收到过什么正了八经的表白,自己倒是有向他人告白的经验,可也是悲剧收场。律这个问题可谓是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

  律看出了哥哥的为难,继续说“别紧张哥哥,关于告白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只是之后心里有些计较,不知道怎样才好。”

  茂夫看着弟弟露出悲伤的样子,连忙去安慰,并说自己会好好的帮他把事情解决。

  “那我就直说了。”

  律把发生的事情叙述了一遍,事情是这样的,律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突然向律表白了,律拒绝了他,但是毕竟之前关系很好,不知道接下来还能不能像之前那么相处。律问茂夫,“如果是哥哥的话,会怎么做呢?”

  似乎是很常见的问题。

  “律没法继续跟那个人好好相处了吗?”茂夫疑惑,据他自己的经验,他跟之前告白过的对象还是朋友,并且相处融洽,甚至比告白前的接触还多了些。

  “啊啊。”律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有一点很重要的事情没跟哥哥讲,那个人是个男人,如果一个男人对你抱有这种想法,不会觉得反感吗?”

  茂夫陷入了沉思,律告诉他不要急,代入自己去思考下,如果身边的男性跟自己告白了,会怎么做。

  “男性?”

  “对,跟你关系很好的那些。”

  “比如灵幻师傅,小酒窝,肉改部和脑电部的大家?”茂夫把自己能想到的人一一列举出来。

  律听他把所有人都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再比如我?”

  茂夫有些惊讶的看着律,影山律笑了两声,说道,我们不也是关系很好吗?茂夫表示赞同。话题回到正轨。

  律又认认真真的说了一遍题目“如果被这些人告白了,哥哥会怎么想?怎么做?”

  “不会怎么样吧,之后要是对方不介意的话还是会好好的当朋友。”

  “不会反感吗?”

  “不会吧,毕竟,怎么能因为对方喜欢自己而去责怪他呢?对吧?”

  茂夫神情的很淡然,律知道哥哥说的是实话,随即抛出最后一个问题。

  “那哥哥……有想过去接受他们吗?”

  这个问题不同于之前的问题,律问的小心翼翼,他仔细观察着茂夫,不安的等着哥哥回答。

  “我不知道。”茂夫说。这是个非常模糊的答案,既没肯定也不否定。“我实在想象不出他们会对我告白的样子。”

  “居然是想不出吗?那这样吧哥哥。”律深吸了口气,凑近了些,把手搭在茂夫的肩膀上,直视着他的眼睛,说。

  “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突然,茂夫愣在原地,他们就这样僵持着,许久的沉默让律有些尴尬,他只得收回手,退回去坐好。

  “怎么样?刚刚的告白哥哥会怎么回答呢?”

  “律……”茂夫像是刚刚缓过神,小声的叫了声弟弟的名字。“怎么?哥哥?”

  “我还以为你是真的要告白。”这句话也让律愣住了,他连忙说“别开玩笑了哥哥,就算是认真的,你会答应吗?”

  “我们可是兄弟啊。”

  又像是个模糊的回答,但已经给定了答案。

  短暂的兄弟谈话结束了,茂夫问律有没有帮到他,律说有。最后茂夫问跟律告白的人是谁,律笑着问道,哥哥在意吗?茂夫觉得是自己说错了话,律只是说“跟哥哥说了你也不认识。”不了了之。